周航:我拒絕了最大的私募融資
來源:科技資訊 發布時間:2015-11-26 07:32:01

2015年11月,剛在2015年10月份完成D輪融資,讓樂視成為控股股東的易到用車創始人周航,做客i黑馬的創業對話節目《老創》,與創業黑馬集團董事長牛文文對話,講述出行行業這些年的腥風血雨。

對話 | 牛文文、周航

Part1

“我們沒想到如此的慘烈”

牛文文:從去年打車大戰,就沒怎么聽到你們的聲音。

周航:我其實融錢一直都不困難,像去年C輪的時候,我們有機會拿很多錢,當時應該說有機會拿到非上市融資里面最大的錢。但是我們沒要。為什么沒要?一方面考慮股權會稀釋很多,另外很重要的就是我們對競爭形勢的估計。我們沒有想到如此的慘烈。怎么說呢,太有經驗了也不行,我們很固執,總覺得我們把握最準,我們就應該提供一個高品質、差異化的服務,在中國不要挑戰出租車政府管制的體系。我們認為,專車作為一個創新的業態,就是補充服務這種。

牛文文:比它們高端。

周航:沒錯。有付費能力的人,向上遷移。基于這種判斷,我就要繞開它,不去挑戰它,我希望通過存量慢慢累積,通過幾年的時間,讓這個出租車有一個拐大彎的機會,你不要半年搞得幾百萬人手足無措。

牛文文:現在是不止用技術,而且是用錢,瞬間改變消費習慣,直接讓出租車公司面臨一個變革。

周航:光有技術是不行了,技術加資本,可能讓未來商業演變的周期再次壓縮,一個產業的興起到形成,可能被壓縮到三年以內。

我們忽視競爭了。對手補貼我們也不跟進,對手做任何行為我們幾乎從沒跟進過,總覺得眼光應該放在客戶身上,而不是放在競爭對手身上。這導致我們忽略了競爭對用戶、對輿論以及對資源包括資本的影響。

還有,我們過去有潔癖。我們鄙視抄襲,鄙視價格戰,強調原創,就是對手做我們就不要做,哪怕對手做得好,因為人家已經做了。而恰恰就是說,價格戰如果你不跟進,說一千道一萬,這個行業這么高頻、大眾,沒有比價格撬動更高效的。現在我覺得,競爭也是一個相互學習的過程。

Part2

“創業本身就是一場腥風血雨”

牛文文:你剛才講成長周期,以前大家的成長速度,所謂三年摸索,三年持續,三年爆發,九年。專車你是先做的,現在,滴滴、快的一出現就開始燒錢,燒到兩家合并,把這個行業的創新基本燒沒,一個新的行業從沒被認知到競爭結束,差不多兩三年的時間。連電商都沒這么瘋狂過。

周航:這種企業發展周期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牛文文:你身在其中,這對創業者是幸福還是痛苦?這個行業本來是你先做的。

周航:我覺得你應該享受這個創業的過程,結果不一定就事遂人愿。我覺得年輕的創業者也沒什么好抱怨的,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線。雖然你覺得可能太過于叢林社會了,弱肉強食,優勝劣汰,速度很快,也很殘酷,但是我覺得創業本身就不是過甜蜜的小日子,本身就是一場腥風血雨,急風驟雨。本來就是一個波浪起伏的人生,你怎么還能指望著一個甜蜜的小日子呢?你不能指望大家按部就班,做點兒小而美、符合過去的商業規律的一些事情,世界不是按照你的意志來發展,因為有競爭。

創業者也不要懊惱競爭激烈,相反,你放在二十年、三十年的周期里面看,三年就出現一個大機遇,你有十次成為巨頭的機遇。

牛文文:樂觀的想法。對一個創業者來說,三年的時間沒有出來,就意味著這輪機會過去了,這是非常殘酷的。并不是所有的創業者都能從頭再來。我上次見一個著名的投資人,他跟我講,現在創業的打法變了,哪怕是有缺陷的團隊,哪怕還有很多不成熟,只要我把錢給他堆上去,把資源堆上去,會短期掩蓋他這個缺陷,輕舟已過萬重山,過了三峽就可以了,不像過去創業者要慢慢成熟,錢能彌補人的不足,是這樣的嗎?

周航:我在某種程度上還是贊同他的。我前段時間到延安去了一趟,跟黨學學。黨當年都是娃娃團長、娃娃師長,狗屁不懂,他也是在實戰中快速成長。這種競爭程度、產業發展的速度會極大壓縮成長周期,創業者會成長非常快。現在你必須得找這種人,特點非常鮮明,哪怕缺點也很鮮明,但極其能干,有一個超強的隊伍,不要找那種看起來四平八穩、幾乎沒毛病的人,這種人我覺得往往不容易做出特別銳利的事情。

現在要的是他有非常強的進攻性和成長性,不是要一個健康的心理。

Part3

BAT板

牛文文:所以我說這兩年O2O改變了創業的參數和規律,改變了人的心態。原來創業從最早沒有投資到自己積累,再到VC,大家本來是分散的,百花齊放的,創業過程中的樂趣蠻多的,現在就算一個好的路徑,打到BAT就結束了,不是你上納斯達克、上創業板,BAT自己成為了一個板,一個行業競爭的開始和結束由BAT的投資意愿來決定。這就好比《西游記》,玉帝和如來安排好參數,配好了誰是誰的徒弟,有多少難走完,創業成功的不確定性,那種雜草叢生的感覺沒有了,那么多互聯網中型公司都沒了,現在必須并,并到市值100億美金才能活。這對創業者是不是一個打擊?

周航:不是打擊。我覺得創業如果像你說的,除了納斯達克,除了創業板,現在好了,有B板、A板和T板,你上他們的板……

牛文文:樂視板。

周航:我覺得這個不是壞事,對創業者而言,退出的渠道多了很多的選擇,大家也不用再那么較勁。像頭十年吧,中國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整個也不過二十多家,那你想想,全國這么多創業者,簡直是口太窄了,現在門更寬了。美國也一樣,合并同類項,并不是中國特有,我覺得這個不出奇。

第二我覺得BAT的投資,其實也不是說無所不能,它們更多的應該還是戰略防御性的投資,就是害怕被顛覆。它們一定會認為,這世界不可能孤伶伶就我們三個,對手一定是伺機而動。它們手里的錢非常之多,自身的發展又不需要什么投資,那不投資干什么?

第三個,它們現在的投資,從某種程度上是這樣,出來一種模式,我并不謀求控制,不是說讓你全然對我服務,我首先只要求你不成為我的敵人,咱們結成同盟軍,然后在這個過程中,有新的變化,我有戰略的需要,我就把你全買了,不需要我就出去了。你像打車,當阿里判斷在戰略上不需要它,就放手。我跟阿里聊過,它的確發現它的戰略目的已經達到,往后也沒有可看得清的戰略目標,繼續對燒,作為干爹還得給錢,還不如你們合了以后到資本市場找錢。如果沒有放手就不會有合并。

“20年以后,中國肯定不會還是BAT,肯定面目全非。”

牛文文:這個仗算是打完了?

周航:還遠遠沒有。

牛文文:我跟他們聊,他們說如果滴滴快的布局,進入專車專車就打完了,進入洗車洗車就打完了,進入代駕代駕也打完了。

周航:我覺得人會把感覺放大,好的放大,壞的也放大。專車怎么打完?優步有十幾億,神州有好幾億,我們也還有好幾億,這個戰爭還遠遠沒有結束。當然大家也不要這么狹隘地看問題,我覺得專車只是當前的一個入口,實際上目的地是不一樣的。

牛文文:那你接下來?

周航:一個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共享,再一個就是對汽車產業本身,我們還是有很多想法的。可能比如像滴滴,關注做一個出行入口,你要出行找我,而我們更多想在車這個交通工具本身考慮問題,如何更多實現共享式交通。

這方面我覺得跟樂視確實有很多一致的地方。樂視有自己的汽車板塊,它的業態不是傳統的造車、賣多少車,不在這個維度。

牛文文:就跟它們的電視一樣,不是造電視,也是賣內容。

周航:的確有這種趨勢。現在的競爭已經不光是財富的競爭,假設今天有同樣的錢給我,一個財務投資者和一個戰略投資者,我要后者,打到這個時候,需要大量的戰略資源。現在是生態之間的一個競爭,如果你不能融入到生態環境中去,你就會面臨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除非你自己成為未來的新生態。

牛文文:新BAT,建立新生態。

周航:但是這可能是絕大多數創業者不能謀及的事情,要看機遇。BAT也都是慢慢慢慢長成的。我相信20年以后,中國不會還是BAT,肯定面目全非。你看整個商業史,特別是科技商業史,從半導體以來,也變得亂七八糟了,你說還有人關心英特爾嗎?微軟現在大家都很少提它了。

牛文文:具體一點兒,你和樂視結合以后,再過一年兩年會是什么樣子?

周航:通過這個十字路口以后,我覺得走的路是不一樣的,不再就專車談專車。專車只是出行的一種業態,不是未來出行的全部,還有很多很多事情,包括電動、智能、無人駕駛帶來的新一代汽車產業的變化,金融對整個汽車產業的影響。比如能不能變成免費專車,能不能探討出新的業態,長出一些與眾不同的、全新的小物種?中國起碼有上億臺車,有上十萬億的汽車資產,是沒有被貨幣化的,你不要老盯著原來的路徑, 賣新車、二手車、打車,不要光盯著過去所形成的行業邊界,應該有一種構建的能力:你能不能穿過時光隧道,走到未來去回望現在?那樣你就知道了,這盤生意到底應該怎么做。

牛文文:你穿過時光隧道看今天的周航,會不會后悔今天的選擇?

周航:沒有什么后悔。一個當初的選擇一定有它的合理性,既然你選擇了,你就要擁抱它。我們只能說如果回望過去,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你可以看到,你自己見識上的局限性,看到自己人性上的弱點,看到有很多走得不夠好或者走錯的地方。這都是人生的經歷,關鍵是這些東西你學習到以后,是不是能夠幫助你未來走得更好。

“傳統行業自我革命幾乎沒有可能”

牛文文:現在大家都說互聯網+,+互聯網,中國每個產業好像都有升級的機會,可是出行是一個很慘痛的教訓,就是這個產業里所有的傳統從業者,都幾乎沒有抓住這個機會升級。

周航:還沒看明白就沒了。

牛文文:如果照這個速度和打法,傳統行業從業者,要+互聯網,自我革命,自我升級,很難。

周航:我認為幾乎沒有可能,+互聯網這事走不通的。未來的主導者一定是互聯網,它來加你行。互聯網的從業者按照互聯網的邏輯,形成了互聯網為中心的產品,重構了整個產業鏈,你說我想繼續當主人,雇一個互聯網的仆人,根本行不通。現在是倒過來,互聯網是主子。但是我覺得,有機會新生,第一放低心態,投資,投年輕人,你要承認人家未來是新的主人,第二,你要把主導權交出去,讓年輕人來干,你不要繼續發號施令,讓人家成為你的互聯網部門。

現在資本市場這么發達,人家有好主意好團隊,分分鐘融到錢,你攢好幾十年攢這么點錢,還不夠人家的一輪,完全沒辦法應對。要不然你主動把資源入股,占小股,把主導權交給人家,人家需要什么資源給人家什么資源,這樣搭上未來快速成長的新班車,你至少是受益者,你不要想當那個國王。

第三,如果有一些人很有銳氣,也可以嘗試主動轉型,但是這個過程中,你不要想腳踩兩只船,靠舊的業務養著,我自己試點兒新的東西,試成最好,試不好就撤了,騎墻是不行的,因為互聯網的競爭實在是太殘酷了。

新聞熱詞

48小時點擊排行

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