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風”愛立信 諾基亞向德國和美國3家法院對蘋果提起訴訟
來源:鈦媒體 發布時間:2016-12-23 10:03:50

近日,諾基亞向德國和美國3家法院對蘋果提起訴訟,狀告后者侵犯其32項技術專利。而最新的消息稱,諾基亞已經擴大了對于蘋果專利訴訟的國家。

那么問題來了,為何諾基亞要在此時對蘋果提起專利訴訟?背后的原因究竟什么?

眾所周知,自諾基亞將手機業務賣給微軟之后,支撐其業務發展(市場份額、營收和利潤)就是以運營商為主的電信設備及解決方案。而為了能在這最后也是核心的業務立足,諾基亞在2015年以156億歐元(約166億美元)的價格,全資收購了電信設備制造商-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以下簡稱“阿朗”)。

雖然說借助這一巨資并購,諾基亞進入到了去全球電信設備商三甲之列,且在營收方面與排名第二的愛立信相差無幾,但與排名第一的華為相比仍是相形見絀。

例如在過去的2015年,華為收入3950億元(折合608億美元),并購阿朗后的新諾基亞營收為291億美元(諾基亞136億美元,阿朗155億美元),僅為華為營收的一半,而在整體業務利潤表現上也基本如此。

由此可以看出,在未來傳統的電信設備和解決方案市場,愛立信將是諾基亞最直面的對手。但不幸的是,二者均陷入了因為電信設備升級周期而導致的其業績下滑的困境。

據悉,由于最新一代的4G移動網絡市場已經飽和,這使得各大網絡設備商不得不依賴于相關設備的擴容升級。同時,各大電信運營商也在推動虛擬網絡,這意味著其在網絡硬件設備上的開支更小且市場增長前景十分有限,而新一輪網絡升級周期最早也要在2020年左右開始,這種客觀的市場環境均反映到了愛立信與諾基亞的財報中。

例如最新財報顯示,愛立信今年第三季度營業利潤從上年同期的51億瑞典克朗降至3億瑞典克朗,降幅達93%,營收下降14%,為511億瑞典克朗。

同樣,諾基亞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其網絡設備業務的營收和利潤均出現下降,具體表現在營收59.5億歐元,同比下降7%。其中網絡設備營收下降了12%,為53.2億歐元;運營利潤為5.56億歐元(6.06億美元),同比下降18%,只是由于最近收購阿朗后削減成本,其業績表現好于競爭對手愛立信而已。

所以對于愛立信和諾基亞來說,在2020年之前,至少應該找到可以“解近渴”(保持或者改善業績)的方法。

與傳統電信業務的營收和利潤大幅下滑相比,在專利授權方面,愛立信和諾基亞則完全是冰火兩重天,尤其是愛立信,專利授權已經成為其營收和利潤新的增長點。

從2G到如今的4G和未來的5G,愛立信都積累了大量的技術專利,目前它在全球共申請35000多項專利,去年愛立信知識產權收入達到144億瑞典克朗(約合114億人民幣),為其近三年來營收之最。

再來看諾基亞,盡管外界多數分析認為,諾基亞并購阿朗是為了在電信設備市場追求1+1大于2的規模效應,但在諾基亞并購阿朗之前,其便經歷了連續多年的虧損。

為了償還債務,2013年初,阿朗與高盛和瑞士信貸兩家集團簽署了抵押協議,將擁有的3萬多項專利抵押換取22億美元貸款。再者,知識產權專家估算阿朗的專利價值在54—122億美元。由此可見,諾基亞并購阿朗還有一個僅次于追求規模,甚至等同于規模的意義就是阿朗的專利。

那么并購之后加之自己已有的專利,可以說諾基亞在專利方面絲毫不遜色于愛立信。

據統計,現在的諾基亞專利主要來自其解決方案和網絡公司擁有的約3700個專利族(約10000件專利)、阿朗的17500個專利族(約40000件專利)以及諾基亞技術的9900個專利族(30000多件專利),數量可謂龐大,只是這些專利的商業價值亟待進一步釋放而已。

而我們在此之所以說是進一步釋放,是因為此前諾基亞已經嘗到過專利帶來的甜頭,據稱其去年全年利潤同比大增102%的主要原因就是專利授權。

還有一點需要說明的是,再龐大的專利,都有其時效性(專利保護的有效期),這里僅以其與手機相關的專利為例:

據業內分析,諾基亞手里所持有的發明專利正在以每年100項左右的速度進入失效期,在未來4年內,諾基亞至少有400多項與手機相關的發明專利將會陸續失效,照此速度,預計最快只需10年時間,諾基亞與手機相關的專利將失去價值。此時不再加以利用更待何時?

既然如此,接下來的問題就是訴訟對象的選擇。業內也許還記得去年愛立信與蘋果的專利訴訟,最終雙方以和解告終,為此蘋果與愛立信簽定了一份長達7年的專利授權協議。

而回溯該訴訟的始末,蘋果與愛立信之間的專利大戰最早發生在去年的1月,當時是蘋果首先對愛立信提出上訴,指責對方的LTE專利授權費用過高。

按照蘋果方面說辭,愛立信收取授權費用的標準基于一部完整設備的售價,而不單單是整合其授權技術的零部件,但不久之后,蘋果就遭到了愛立信的反訴,后者稱他們向蘋果授權LTE專利的合約早已到期,但蘋果遲遲不愿意簽訂新的合作合同,愛立信甚至還要求法院禁售iPhone。

不知業內從這個訴訟始末看到了什么?

我們看到的是,盡管蘋果被業內冠以創新的頭銜,但在與傳統電信運營商的專利較量中屢占下風。除了此次與愛立信專利訴訟先訴后敗外,更早些時候與諾基亞的專利訴訟中也沒有勝績,尤其是在今年,蘋果還與華為簽定了專利授權協議,而從雙方授權專利的數量看蘋果顯然不如華為。

種種這些,讓諾基亞再次看到蘋果在與傳統電信運營商的專利儲備相比,只是個“軟柿子”,所以此次再拿蘋果下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其實不僅是與傳統電信運營商相比,蘋果在歷來的專利戰中均沒有什么明顯的優勢,就算是在與三星的專利訴訟中,雖然表面上是贏了,但從最終的賠償金額看,與當初的預期也是相距甚遠。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此次諾基亞訴蘋果專利侵權,是諾基亞解目前其傳統電信業務業績下滑和向未來新的網絡設備需求爆發過渡的解近渴之舉,而同處境的愛立信無疑給了其很好的前車之鑒。

猜你喜歡

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